Tuesday, September 13, 2016

觀感很差 一葉知秋

Source: https://www.facebook.com/chunyilee3721 (立委李委員同意轉貼) 【馬政府官自我解禁赴中發展 無視法令國安何在?】11 am, Sep.9, 2016 早在今年6月我便在記者會上公布58位馬政府卸任官員「自我解禁」赴中年限名單,要求陸委會全面清查這些人員赴中情形,也希望這些退職首長們能夠自重,其中包括即將赴陸擔任北京故宮的故宮前院長馮明珠。   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9條明定:「政務人員、直轄市長、涉機密業務之人員,離職3年內赴中須向原服務職機關提出申請,『原服務機關、委託機關或受託團體、機構得依其所涉及國家機密及業務性質增減之』」許多馬政府官員循該條但書巧門,自行將赴中管制年限由3年改為3個月、6個月不等,讓該條法令形同虛設。   故宮前院長馮明珠卸任3個多月急赴北京故宮當顧問,是不是也構成了違反公務員服務法第14條之1的旋轉門規定雖仍有待討論,然而馮面對外界質疑自將赴陸年限3年降為3個月,居然以「並非只有故宮這麼做」回應,我就在此公佈自我解除管制年限的官員們,請大家好好「關心」他們的動向!   該處理的就要處理,立院開議走著瞧! N.B. 驚見前教育部吳部長,林次長在內。都是熟悉面孔。如果不實,應該快去提告。如果屬實,那就 ...... 大家偶爾也可以想想,不在這名單的卸任政務高官,至少,他們贏得我的尊重。

Thursday, September 08, 2016

The right direction

“In England, Justice is open to all, like the Ritz hotel.” (Lord Justice Sir James Mathew, 1955) It is September in 2016. Soon we shall meet again in the court house. How wonderful!

Wednesday, August 10, 2016

傳話應有最起碼的智慧

俗話說,出來走江湖,欠人的,總有要還的一天。 每人都有言論自由,領薪的人,放話,傳話應有最起碼的智慧。前幾天,一批人公幹朱敬一院士,把他說成狂人,只在乎肉包與咖啡,又一直強調他是馬團隊的人。扁政府時代,朱就在政壇發光崛起,沒幾年的歷史,連名嘴與民代都記不住嗎?!我與朱院士有數面之緣,他確實是聰明過人,英文演講,完全不同於國內諸多學界人士的死背或直接朗誦書面資料。回來查一下,當年他是公費留學,比一些自費念名校的教授,在起跑點就分出高下。曾有學生當面告訴我,他在台大授課時(那時還沒當選中研院院士),曾經說: 不要問笨問題。我回應那位學生,笨問題,本來就不該提問。有何不妥?(我認識蠻多大學教授,對每位同學的問與答,都敷衍了事或誇獎,此種教學心態,對認真向學者,是一大傷害。也常直接課堂放完電影就下課。拿書商送的題庫光碟,出英文考題,上課直接唸投影片內容,比比皆是。)我立即聯想揣測,傳話的人,是否是笨蛋。朱過去擔任政務官,也已是部長等級,而 WTO 代表,當然是低於部長級,他若沒有高意願,也是常情。反觀,想搶這位子的人應不少,胡亂放話,這種有悖常理之說,第一位聽到的人,就應有所作為。至於,東吳大學擬以講座教授聘馬前總統,有什麼可討論的?講座教授,不同於一般教授,不用經過三級三審教評會體制,是校長說了算,校長是要對董事會負責。講座教授薪資,也是用談的。學校給零元,還是一年數百萬,都是他們雙方之事,干我們屁事。(當然,講座教授也不用被年度考核。) 有位學界出身的立委,我雖然蠻欣賞他,可惜他對聘用程序這點學術常識都忘記。中共不用也不會攻台,我們自己會把台灣搞垮。

Wednesday, July 06, 2016

Stop demanding; maybe you just do not deserve good things

郭位要離去前突然又轉身和媒體分享一個小故事,他說,有一個年紀很大的演講人,聽演講的年輕人問這個人:「你年紀這麼大,我很喜歡聽你演講,我明年還能聽到你演講嗎?」這個人回答年輕人:「你好好照顧自己,明年就會看到我。」 (source: https://tw.news.yahoo.com/%E4%B8%AD%E7%A0%94%E9%99%A2%E5%A3%AB%E9%83%AD%E4%BD%8D%E5%88%86%E4%BA%AB%E5%B0%8F%E6%95%85%E4%BA%8B-%E5%AA%92%E9%AB%94-%E9%A0%AD%E9%9C%A7%E6%B0%B4-135501704.html) 這故事真的只是在說,大家要好好保護身體嗎?應該不是! 說謊的人,總是公開大聲呼籲「小心謊言」。瘋狂飆車的人,竟不知「沒有飆車、不會撞傷無辜」。渺小無能者,總是用放大鏡自戀自憐,無視外面的大格局。每次見到新黨的立委落選人葉毓蘭的媒體發言,就想到委員會合議制的保護傘。

Thursday, May 26, 2016

公務員應作為而不作為

教育局是中小學教育之主管機關;教育部是大學教育之主管機關。公務員領錢,就應認真做事。如果只是依序蓋章、遵照或揣摩上意辦公,月領22K都嫌多。至於各級委員會,不遵循程序與法規,躲在所謂「委員會合議制」的保護傘之下,我們也只能公布委員名單。即使校務行政出包,公立國中、高中、國小,也許不擔心沒學生,更不愁教師會出走。至於亂搞一通的大學,雖說平庸與低於平庸水準的教師,不易出走,招生應該會出問題。 生長在嚴格單調的軍人家庭,上大學以前,經常擔心共產黨血洗台灣。那時沒有宗教信仰,對死亡有無知、莫名的恐懼。在歷史課學到宮廷鬥爭、沙皇一家人慘死、法國大革命等,常會做惡夢。夢醒時,慶幸自己不是出生在宮廷之家。現在的執政者真是好命,搞砸了,也可以全身而退。反正誤判、愚笨,是法律管不著的。 *********************************************************** 蕭曉玲解聘案 學者:教育局應撤回原處分 新頭殼 2016年5月25日 下午3:00.. 新頭殼newtalk 2016.05.25 呂佳峻/台北報導 前中山國中教師蕭曉玲遭校方以行為不檢等為由,予以解聘,蕭曉玲雖向法院提出救濟,但因判決敗訴,北市教育局遲遲不願撤回為原處分。對此,北市廉委會25日首度召開聽證會,會上,出席專家表示,既然監察院已提出糾正,原處分機關應該撤回,另外,也有專家認為,法院判決是在保護人民而非行政機關,認為不該以法院判決當作藉口不作為。 針對中山國中前音樂老師蕭曉玲遭解聘一事,台北市廉政委員會25日上午召開聽證會,聽取蕭曉玲及中山國中各方意見陳述。由於該案歷經訴願、行政法院訴訟,皆判決蕭曉玲敗訴,然而監察院報告卻又指出解聘程序中有瑕疵,並予以糾正,從而也引發司法、監察兩權間意見不一致的衝突。 蕭曉玲在聽證會上指出,校方召開教評會及考績會程序不當,此外,監察院也提出調查報告指出過程確有不當。她還說,有些幫她說話的學生竟遭到恐嚇,也有學生在不知情的情況下無形被利用,她並一度哽咽,盼能得到公平機會,撤銷原處分,因為原有的處分就是不公平、甚至是造假的。 不過,中山國中委任律師則認為,此案已歷經所有行政救濟程序,也經法院審理定讞,若陳述人對調查過程有意見早可在法院中提出,也可以要求法官審查,現在已經法院審理定讞,如今廉委又再度開會討論事證的問題,是浪費先前嚴謹司法程序的進行,他還質疑,難道只要有人來跟原處分機關表達意見,就又再重新開會討論嗎? 對此,會議主席鄭文龍也邀請專家陳述意見,台北大學公行系教授陳耀祥表示,該案不只是行政程序的問題,已屬憲法層面的問題,若司法權與監察權出現意見不同的情況時,該如何處理。他並指出,我國五院的地位是不分軒輊,彼此也要尊重各自的權限,因此,監察院的報告既已提出糾正,行政機關仍得予以尊重,去「改善、處置」。 政治大學法律系教授林佳和也表示,若行政機關確信自己做錯了,當然可以再變更,他說,法院實質的確定力,重點是在保護人民,而非保護行政機關,「不是行政機關自己發現錯了,應該可以做對人民更有利的,卻拿行政法院的判決書當藉口,我什麼都不能做」。另外,林佳和也認為,若法院判決是來自故意、錯誤的事實,或偽造的文件資料,其根本也不具執行力。 另外,前台大新聞所教授彭文正也出席作證聲援蕭曉玲,他痛批,前市長郝龍斌已經卸任,市長柯文哲也上任一年半,卻仍官官相護。彭文正說,這是公務員應作為而不作為的瀆職行為,他還烙下狠話,「如果這麼清楚的不公不義都無法平反」,他將成為北市教育局抗爭的常客。 鄭文龍表示,這次會議主要是聽取各方意見,聽證會結果將由專案小組提委員會審議,最後再交由柯文哲裁決。 Source: https://tw.news.yahoo.com/蕭曉玲解聘案-學者-教育局應撤回原處分-070023701.html

Wednesday, May 18, 2016

專業、智慧、人性、水晶球

主管(俗稱大老闆、俚稱大頭)應該有專業判斷力、有智慧來領導統御、兼顧人性化管理。這些特質,可遇不可求,也是主觀認知、各自表述。上週三去行政院列席,感慨萬分,這是一年來,第一次被給予答辯機會。申復、申訴作業的相關承辦人員,你們如何能安穩入睡?(I wonder how you can possibly sleep tight at nights.) 至於一缸子自稱是主內弟兄姐妹們,在教堂彌撒時想什麼,我讓讀者自行推想。 前幾天,應訴願委員會與大律師要求,再度整理、提供辯駁資料時,突然想到: 一年前,如果大老闆手摸水晶球,將意圖以預言方式,當面告訴我真正的動機與目的,在下敝人小卒如我,鐵定火大辭職(搭配自然反應 buxxxxit 等字眼消音),原單位就可避開這一連串醜態百出歷程。 專業?智慧?人性? 都沒有,無妨。 只要有水晶球! Note: 有人說,漏掉「正義」。我回應: 開玩笑嗎? 正義,在這裡,已經是稀有財。

Saturday, May 14, 2016

My last 18 months at Wenzao

2003年上映的電影《末代武士》 (The Last Samurai),美國人納森•歐格仁上尉(Captain Nathan Algren),目睹保守派末代武士森次勝元(Katsumoto)戰死。 片尾明治天皇問納森•歐格仁上尉: Tell me how he died. (勝元是怎麼死的?) 納森•歐格仁上尉回答: I would tell you how he lived. (容我報告,那時勝元是過著什麼樣的生活) 容我回憶在文藻國際企業管理系最後一年半的生活點滴。所述有憑有據,歡迎來告。2014年7月7日,一位老師的電郵,引發一連串針對全英語授課能力、校外兼職、排課公平性等紛爭。2015年春季,新校長到任,責成系主任解決日夜間部合併後的排課紛爭、外聘專家進行教師能量盤點、研擬成員之單位調整。有些老師直接越級上樓報告之時,我選擇默默記錄一切。因系主任擬出調整草案,與若干老師溝通未果,2015年3月27日,召開第2次系所務臨時會議,高層指派目前已卸任的陳副校長兼教務長主持。有教師在會場公開發放未具名文件兩頁(掃瞄圖檔在文後),未見任何人阻止。2015年4月2日,一位老師電郵各級主管、副本寄送全系所教師,主旨為「國企系的當務之急是趕快換主事者」。2015年4月8日,學生提交校園性平事件申請調查書。2015年4月14日晚間,周校長出席第3次系所務會議,粗暴打斷本人發言(這也是本人與周校長僅有的一次對話)。2015年12月29日,係本人上班的最後一日,教師工作權、學生受教權,在學期尚剩兩週時,立即終止。 下列兩圖檔,係2015年3月27日,教師在會場公開發放未具名文件。既是公開取得之未加密資料,當然可貼。其推理之誤謬,是我從事教學工作25年有餘,首次見到。我只能說,慶幸未曾在學生時代,遇到這類老師。讀者若不覺得有誤謬之處,更沒啥作用。

學生能做的事,不會少

私校學雜費一年十萬元,衡諸小老百姓的基金投資,其投資報酬不容輕忽。靠公關技倆升等、當官者,層出不窮。(教師多元升等方案,就很好用啊。我領教過,連基本學術論文格式都不符的報告,也能順利通過。)不想當冤大頭的認真同學與家長,應該花些時間檢視這些大官在網頁上列出的豐功偉業。有疑慮,就去函請求提出佐證。對方不理會,這種學校不去也罷。往返通訊,全貌張貼網誌。學生有權要求拜讀教師著作、升等論文。雖說學生極可能現階段無法判斷,社會上還是有知名、專業、有正義感的(退休)教授與研究員,應該會撥一小時協助。(我想到李家同教授。) 學生能做的事,不會少。如果學生縱容教師課堂肆無忌憚播放電影打發時間、頻邀業師協同教學,規避備課基本職責,向下沉淪的教育界,註定會帶來負的投資報酬率。 https://tw.news.yahoo.com/blogs/gov-press/%E6%9C%89%E9%97%9C%E5%8D%97%E6%A6%AE%E7%A7%91%E6%8A%80%E5%A4%A7%E5%AD%B8%E6%A0%A1%E9%95%B7%E6%B6%89%E8%B2%A9%E5%94%AE%E5%9C%8B%E5%A4%96%E5%AD%B8%E6%AD%B7%E5%8F%8A%E6%8F%90%E4%BE%9B%E9%80%A0%E5%81%87%E6%9C%9F%E5%88%8A%E4%BB%A5%E6%8F%90%E4%BE%9B%E6%95%99%E5%B8%AB%E5%8D%87%E7%AD%89%E4%B8%80%E6%A1%88%E4%B9%8B%E5%9B%9E%E6%87%89%E8%AA%AA%E6%98%8E-0209277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