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rch 12, 2016

都不懂? 還是不敢說真話?

Fox台的球評Kenny (高景炎)住過美國多年,竟然將學業(加權)平均成績GPA (grade point average)譯為平均學分,球評用點腦,有這麼難嗎?兩電視台的球評與主播也常用「拆炸彈」一詞,濫用在任何三分球之出手。除非shot clock即將到期,幾次導傳後,持球者立即在三分球線外出手,是所謂beat the (shot) clock,也可說是「拆炸彈」。會用腦、肯用心,是現在人需要的,不是虛假鍍金的學經歷。 無獨有偶,一位政務次長也習慣脫口而出Happy Lunch兩字。 古人說得好:無友不如己者。也許旁邊的人程度不差,只是不敢說真話。 體育台充斥酸言酸語,也是一壞示範。任意稱呼球員「希臘怪胎」,也常亂用罷凌、教訓、羞恥之詞。其實,這批主播、球評,在球員眼中,什麼都不是。將 John Wall 稱呼為牆壁,難道不懂翻譯界的基本「信、雅、達」準則?試問,歐美人士豈會將馬總統、蔡英文主席,稱呼為 President Horse,Chairperson Poor English?

Thursday, January 21, 2016

simulated job interview (the link is as below)

https://www.facebook.com/johnwei1201/videos/br.AbqVGldhITtS4DBC89kLABQoLsA08q8j5eq43bc6eRn2AUJV6311daQ5NC4KaUfDvn86DX5VpX_gpArWLKEe2J0BIsXPNtd7I3DjEed1XY2fn3m_GcODap9HXN4Z9GA63Go/1103466972999396/?type=2&opaqueCursor=AbpjOChgjmPmWG2vij75usSvc2iacp3056ViVCwV1QHBUIYNcAcwUMPy9L2J-SewLRWu6B9tATs_e0mYx7HUre2Sq4a2fN8Kzck2Nyh3PFQ5uUB53kEJPdookugJ4W03VoCTQw4waP_hQtTUUZAXNXNwiBfJ26F-fd3ANWH3SH3-ztYZ2kaljLiihRFl6Q2GSnE_7xig6XzNzSnLlihzlwE8RXV2WPv3rs_NBCWNPZlhjkqtZHRF5huGAmSWwZPMs-FPVUcu7c4kuteNq40hnX1YPCBo8s-dmbwUD6fLmXt2TMbPUdeA9aOp9XaaT2VPxGpF8lQM5oqYp-CE6kelQ-9xmaLGR5U_4uknbbv90Se23dzGyqUGv22sd9Ojk8PAsPmUTMZBcTYwQ4nhoOlwiQ28JJmvtFQtselxsnw9fB9g6Q&theater 面試官:好..你好… 求職者:媽媽桑你好。 面試官:好那我們就是,呃.咪咪傳媒公司的..我是他們的..那個經理。那請你自我介紹一下好嗎? 求職者:呃.. 我叫○○○。我來自彰化縣○○鄉…(略)、台語就是(台語版本/略),對。然後為什麼要來應徵呢?看我就知道…對。 面試官:你在這個領域有經驗嗎?就是有做過這個行業嗎? 求職者:我沒有做過這個行業。可是我每天都會研讀關於這個行業有關的知識。我大概每天會看個…兩三次吧,對。 面試官:可是書籍上面描述的,跟… 求職者:不是喔,不是書籍哦。 面試官:是媒體嗎? 求職者:呃對。 面試官:噢..那還不錯啦。 求職者:(???) 面試官:但我們覺得,比起看的話,實作會更好。 求職者:是喔…我也那麼覺得啊! 面試官:可是你比較沒有這方面的經驗,所以我們可能會覺得說..你..呃..可能剛開始可能會比較經驗不足。所以…金額方面就會比較少。 求職者:金額方面?大概多少? 面試官:一個小時500吧。 求職者:一個小時500?沒關係沒關係,我可以慢慢地、慢慢地…類似..學習這樣。 面試官:那我想請問你要求的薪水大概是多少啊? 求職者:呃..我覺得一個月如果可以有10萬是不錯的。因為這種行業是非常消耗體力的。 面試官:……那我認為你可能還要再熬個十年吧。 求職者:不用啦!那個..用過的..都說好。 面試官:那我看你的學歷是..文藻外語大學國企管系的。那你為什麼會想要..從事這份工作呢? 求職者:因為..我..我國企管苦讀了四年,然後一無所成,不知道要幹嘛。所以我就決定了,放棄我的國企..我的國企管,所以我就決定了來這個行業試試看。 面試官:這是個蠻好的選擇啦..對啊。那你覺得..你有什麼優點可以做好這份工作? 求職者:嗯…這份工作,最重要的當然就是體力啊,然後我每天每個禮拜我會花七天去鍛鍊我的身體,所以在體力方面,我覺得是沒有問題的…對。 面試官:那假如之後..就是錄取你之後..要求你實作的話,也是OK的嗎?就是要求你就是試做可能三個月之類的。 求職者:沒有錢喔? 面試官:無薪。 求職者:那我可能要挑一下客人喔…對啊。 面試官:可是我們的客人都是..媽媽桑類的餒。 求職者:喔…媽媽桑類的喔… 面試官:對啊。 求職者:好啦那我就…閉一閉,眼睛閉著過。 面試官:那假如說如果錄取的話,你覺得你可以為我們工作做多久啊? 求職者:做到我精盡人亡為止。 面試官:那你覺得就是..呃..接到什麼樣的客人會讓你最為難? 求職者:呃…可能是那種體重破100,然後全身都是脂肪的…對。 面試官:可是他們也是客人啊~ 求職者:好吧..那我就當作他們是我第一塊肉。 面試官:那你對我們的公司了解多少? 求職者:呃…我只知道你們是這一方面的龍頭,所以…就是有耳聞,所以我才會過來,對啊。 面試官:謝謝你。那你覺得…嗯…你假如要..就是在這行業待差不多兩年的話,你需要秉持著什麼樣的信念嗎? 求職者:…秉持著(語意不清楚)理念,我必須要非常淡定。能..能熬過任何的客人,這樣我才有辦法..那個繼續熬過這兩年。 面試官:好的,謝謝。那你覺得你的…嗯…你的缺點是什麼? 求職者:我的缺點喔..這很難講欸….其實我真的不知道我有什麼缺點。 面試官:你不知道嗎?那可能之後就會知道了。那..呃…你除了這份工作之外,你還有在兼職其他工作嗎? 求職者:呃..目前是沒有。 面試官:因為怕說這份行業的錢可能不會滿足你的需求,所以說可能..才問你說你有沒有打算想要兼職其他的工作。 求職者:我想說..如果你們這間不夠的話,我在多兼幾間。 面試官:因為我們的話是有簽約的,就是你一個人只能跟我們一間公司這樣。 求職者:真的嗎? 面試官:對啊。 求職者:這樣我可以偷偷來嗎? 面試官:不行啊。那假如說…嗯…… 求職者:怎麼了嗎?面試官? 面試官:那你覺得你人生當中..就是有遇到什麼樣比較大的挫折嗎? 求職者:呃..挫折喔,我覺得啦,我是沒有什麼挫折啦,我人生一帆風順。 面試官:到目前為止嗎? 求職者:對啊。 面試官:喔~~因為你目前還滿年輕的嘛,可能沒有經歷過人間百態啊。…那你覺得這次面試你為自己打幾分? 求職者:我為自己打..95分吧。因為我覺得..我的回答真的都還不錯啊,對不對? 面試官:嗯…這個的話可能要讓..有待商榷啊,對啊。那..嗯..那我們接下來的步驟就是走「試用」的步驟了。就實際、實作步驟。 求職者:好。 面試官:然後..嗯…麻煩這邊請。 求職者:所以我錄取了嗎? 面試官:這個還不確定,可是可能要麻煩..就是說要等到試用之後,才可以告訴你有沒有錄取這樣子。 求職者:好。 面試官:好,謝謝,這邊請。 求職者:好,謝謝。 (Spring 2015 訊息與談判實作)

Sunday, January 17, 2016

究竟是誰在護航? 學術官僚!

許多私立大專院校師生面對學校種種違法作為,向教育部陳情或檢舉,卻總是石沉大海,究竟是誰在護航? 政黨輪替 好好檢視前朝所做的事! https://tw.news.yahoo.com/%E7%A4%BE%E6%9C%83%E4%BA%8B-%E5%8F%B0%E7%81%A3%E4%B8%89%E6%88%90%E7%A7%81%E7%AB%8B%E9%99%A2%E6%A0%A1-%E5%9C%8B%E6%B0%91%E9%BB%A8%E8%BE%A6%E7%9A%84-091252117.html (12022015 新新聞周刊 李又如) 「為什麼教育部高官總是如此偏袒私校經營者?因為他只想到他自己!」高教工會在十一月中召開記者會,指出許多私立大專院校師生面對學校種種違法作為,向教育部陳情或檢舉,卻總是石沉大海,究竟是誰在護航? 高教工會追蹤近二十年來教育部部長、次長、司長、主秘在退休或下台後的去向發現,有極高比例前往私校擔任要職。高教工會秘書長陳政亮指出,二○○三年開始荼毒教師的評鑑制度,都是教育部想出來的。而這些官員瞭解評鑑遊戲規則,在補助幾乎都是競爭型經費的狀況下,請到退休官員,不但掌握了人脈,還有「錢脈」,「一有官員要退休,各校就搶著要,就像軍備競賽。」 高官退休轉私校,排擠年輕人 由於退休時公務員職等幾乎累積到最高,起薪就有十萬,若任主管還有三萬的加給,加上退休金,保守估計一個月能領超過二十萬。為了用高薪聘請這些人,排擠了青年博士的就業機會,還讓許多教師只能以約聘僱「非典」聘用,完全排擠掉愈來愈少的資源。 高教工會更揭露,部分官員退休轉任私校的言論與知識生產,完全讓大學退場成為私校牟利的管道。例如前教育部次長周燦德,轉往正修科大任講座教授、在醒吾科大任校長,他在接受前技職司長主持關於「大學退場機制」的研究計畫訪談中,提出「要讓私校在退場清算後的校產可以交由私校校董來分配的主張」。 教部治理失能,推給「大學自主」 細數《私校法》中鬆綁圖利私校校董法令,如私校解散後校產得交由董事會決議處置,不再歸屬地方政府、讓原先無給職的董事得以「專任董事」的名義,合法領取校長級薪資,放任學校停辦後私校校董得以透過改辦其他事業(教育、文化、社福)來繼續占用、甚至挪用校產,增添退場的誘因,讓他們在學校改辦後,可獲取土地變更增值稅免繳的優惠。 高教工會整理,這些法令的鬆綁,歷經十五位教育部高官,退休後都在私校擔任講座教授、校董、副校長等要職。陳政亮認為,雖然許多官員原先的職業就是教授,退休後回到學校繼續教書也很合理,但不應擔任主管職,否則就有利益分贓的嫌疑,並要求教育部另外訂定旋轉門條款。 教育部回應,曾考量退休人員轉任私校是否停領退休金,但因軍公教人員適用之退休金法令不同、且分屬不同主管機關,會再研議相關規定。此外,教育部亦否認高教工會認為《私校法》偏袒私校經營者,指出法令的修訂是為促進私校多元健全的發展,也針對學校停辦後校產的處置有明確規範,不會有圖利的情事發生。 但輔仁大學社會系教授戴伯芬研究,教育部目前面對爭議都只能拿出「大學自主」雙手一攤,卻發明教育評鑑壓垮基層教師,經營不善的私校「動不到」、連公立大學都有財務危機,為什麼教育部的治理一再失能? 黨、政、軍愛辦學,控制力延伸 「我想瞭解到底是誰在治理台灣的大學,發現跟政治息息相關。」由於現在的私校幾乎都被經營成「家族事業」,戴伯芬列出現今大學創立的第一任校長,有幾個出乎意料的發現。 台灣高教發展多久?不到百年。一九二八年,日本建立台北帝國大學,二○一一年,大學數量快速擴張到一一六所。當前的少子化危機,以及學校數量過剩,讓社會大眾直指當時教改主張「廣設大學」的前中研院長李遠哲與時任教育部長吳京。 但戴伯芬發現,其實有高達五十八所、三分之一的大學,來自於技專升格。而這些技專哪裡來?國民黨一九四九年來台,為了安置大批的軍人和政治人物,除了光復後的「忠貞條款」,也安置來台專科以上的教職員任教。 「當時台灣的師範體系經過日據時代,已經發展到專科,中國還在高職。為了讓中國來台的師資可以跟台灣銜接,就把台灣的師範體系降格到高職,以便這些人可以進到體系卡位。」戴伯芬提到,除了安插這些「忠貞分子」,校長也直接由黨任命,而校長又可以決定各級主管,主管能管教師,「威權時期,高等教育就是黨國系統的延伸,師範體系特別嚴重。」 不只如此,早期辦學是一種「特許」。大批軍人來台,學校變成分封受賞的籌碼。戴伯芬就舉例,「你很難想像,一個威風凜凜的特務,竟然是台南女子家政學校的創辦人。」據統計,黨、政、軍系統辦學者的學校有三十所,占了近三成。 校地非「私」地,怎容圖利自肥 有趣的是,土地哪裡來?一般認為大學校地都是在地的熱心居民「捐」的,但實際調查,公共性恐怕更強。戴伯芬提到,二戰末期,日本在台灣執行「神風特攻隊」,廣徵台灣人民的土地蓋機場,讓台灣成為一個不沉的航空母艦,試圖攔截美軍對日本本土的攻擊。參考師大地理學系副教授洪致文的研究,當時有超過六十座的各類飛行場。 國民黨來台後,直接接收,如勤益科大、靜宜大學、東海大學都有部分校地是軍方土地。更別提,如台糖等國營企業土地,更是捐地興學的大戶,「台灣的私校,只有極少的比例來自私人捐助興學。這就是為什麼私校退場不應該拿回土地,土地本來就是公家的,不是私校自己買的,怎麼能在退場時圖利自己?」戴伯芬說。 而這些專科升格成大學,原先的體質是高職,升格只好「東拼西湊」,已經是被檢討多年的問題。而師專升格的「教育大學」,在師資培育管道開放後,失去了原有的功能,早就該退場,卻轉型成教育行政,才出現評鑑制度。甚至有教育大學開設「評鑑系」,「他不能教,就來當官,以前是老師,現在培養管老師的人,這不是很奇怪的事嗎?」 高教商品化,需要轉型正義 有超過四分之一的私校來自國民黨黨政軍,延續變成家族勢力,「公立大學更不用說,基本上都在國民黨控制下。」戴伯芬提到,雖然公立大學的校長流動有彈性,但就她的研究,假設以一九九六年技專的大量升格做為轉捩點,又有一個有趣的發現。 在一九九六前,校長幾乎都是一般綜合性大學出身,以理工為主、留學美國;一九九六年以後,大學校長的組成幾乎都是教育系統出身。戴伯芬說明,如果視公立大學為黨國控制的學術官僚體制,有兩股重要的力量在管理公立大學。 「第一,來自於美國理工背景的大學校長,大多數有博士學位,甚至有美國的工作經驗,帶來市場化的經營邏輯。第二則是學術官僚系統,來自師範體系,承襲早期黨國控制的氛圍,解釋了為什麼高教出現很多管理主義。」戴伯芬認為。 「高教最嚴重的問題,是需要轉型正義。」戴伯芬認為,就算歷經解嚴和民主化,黨政軍及新興地方派系仍是支配當前台灣教育系統的主要勢力,扮演引導政策與分配資源的角色,「台灣解嚴二十五年,教育卻始終沒有解嚴,還轉型擴張成更大的支配力。」她感嘆。 高教崩壞,不只學生,連教師都走上街頭,教育的意義在公共化、商品化之間拉扯。教育部失去治理能力,少子化帶給大學退場的危機又在眼前。回顧歷史成因,著眼未來的當務之急——大學退場,著實需要更細緻的處理。

Saturday, January 16, 2016

阻止腐敗主事者之濫權

為何要有新聞?為何要有言論自由? 這是唯一能阻止腐敗主事者之濫權作為! (I saw a similar line in a movie on cable TV yesterday.)

Friday, January 08, 2016

信不信由你! 我還是要說

陸續收到在學的學生來信,學生表示相挺,但又怕被誅連清算。(奇怪 ! 現在不是繳學費的最大嗎?) 舊事重提,我免不了難過一會兒;見到學生的害怕,更心酸。放心!我不是那位假面「包青天」老師 (for details, see my blogs),我不會公開信件、更不會用學生力量來打我自己的仗。過去沒有、現在與未來更不會。上主自有祂的安排。 次日,我寫FB網誌: 額頭上,有「傻瓜」二字嗎? 斷章取義,惜以為常。今天,教育(部)的代表圖案,也可以是一把剪刀。如果有人白目,想以我昨天網誌「信不信由你! 我還是要說」嚇學生、粉飾太平,建議同學回應: 靠近一點,您可以再靠近一點,看我額頭上,有「傻瓜」二字嗎? …… 沒有吧。別當我是「傻瓜」! 一位四年級學生,十月中旬,竟大辣辣地在我辦公室門上留言,這種不做作的正義感表現,是鼠輩無法理解的。上屆一位學生則是於去年五月底寫給校長: 「寫此封信為表達對衛老師的感謝以及闡述老師給予學生的幫助以及支持,盼學校能夠多聽不同學生的聲音以及意見。 衛老師擅長推理以及邏輯方面的領域,因此開課內容以及授課領域皆較活用以及靈活,能夠強化學生的邏輯推理而不侷限於書面上的知識,因此,一開始接受衛老師教導的學生必定需要花一些時間適應這樣的課程內容,相對的成績的成果彰顯在個人的學習狀況以及資質的程度。另外,非常感謝衛老師在系上開授─訊息與談判一門課程,幫助即將踏入職場的學生有更多的面是經驗,增強學生的靈場反應,以及正確、正式的面試應對,教導學生撰寫自傳以及履歷,此外還邀請王品的店長來課堂中分享面試須知以及訣竅,並且亦給予模擬面試的機會。 就我個人而言,受衛老師許多的幫助,非常感謝衛老師利用私人的時間,下班後花了一個小時幫助學生校閱英文自傳;另外,學生如然收到面試通知,只是向前詢問衛老師幾項面試技巧,老師利用私人時間3月20日星期日於學校Z507,8AM-1PM,教授兩位以上同學應試技巧外,更於幫助同學拍攝面試所需之照片,以讓同學能順利找取工作。很幸運的,我收到○○航空的體檢通知。 學生本分應是尊重並且接受老師的教導方式,當然學生有權向學校反映老師授課的情況,但反映的情況應當在老師有精神方面的狀況異常,否則學生應當尊重老師的教導方式以及成績上的安排。例如;103年上學期,○○○老師在課堂上經常有情緒不穩定之問題,造成學生人心惶惶,雖然老師有規定上課三大禁忌為禁止使用手機、禁止睡覺以及不能缺課超過三次,但是這些看似明理的規定之下,卻有些不合理且不人性化問題存在。例如:課堂上有學生因為精神不濟,不小心打盹,老師連警告都沒警告就把學生轟出教室之外還在課堂上大聲咆教訓話,要求學生轉告系主任自己被老師當掉。再者,有學生在上課鐘響後,課堂仍然尚未開始的前三分鐘使用手機,卻遭老師轟出教室,以及一樣威脅學生請系主任至課堂,並且立刻告知學生已被當為處分。另外,有學生在課堂上抄寫非課堂的文件,老師突然間走向此學生,並且大聲詢問此文件的用意以及聲明此文件不應該出現,之外將文件沒收,並且請學生離開教室,否則記大過一支。雖然上述例子中,學生犯了錯,但是這些錯誤並無嚴重到要請學生離開教室以及受到嚴厲的處分至於當掉或者大過一支,老師應當先口頭警告學生,良性勸導。若是勸導後未改善才應當受○老師所做的這些處分。 對此,學生於開課前兩個月經歷老師的不穩定情緒,……反應,但仍然未有所改善,……此次反應同學們已經不在乎成績是否因為上訴而又所改變或者被當,為的是希望能夠聽許學生之意見,不應該存在著這樣的教學模式造成優良教學品質的例外,學生只希望有個不論嚴厲苛責與否,但持有標準作業與評分方式以及情緒穩定的授課老師。但經過了全班三分之二同學的聯署,此份連署單顯然並未有所效用。○○○老師依然在學校繼續荒唐的授課行為,學生們依然冤望的被當,是一位對學生有負面衝擊影響並且無益的老師,但學校卻沒有做任何的處置。學校是否應當重新檢視事件以及情況評估的考核標準。」 這信當然是石沉大海。阿門! (On and off the record, I must add: 她漂亮又有腦,是位不會誣告老師性騷擾的正常女生。大家若有緣,遇到這位可能偶爾小迷糊的甜美空姐,可以稱讚她的正直。)

Sunday, January 03, 2016

不是魔鬼的來信 (全貌重現)

一位學生來函: 衛教授(您是我到文藻以來認為最有資格稱為教授的人),謝謝您這段日子的教導,您的離開(學校任職)讓我確定了自己在之後的轉學考,因為在此學校我得不到一個會讓我真正想學習的課程了,您的教學方式是就算有多少錢請多少同學吃東西,或是放多少影片給同學看的老師無法呈現的,最後我想說的是:您的教育是成功的,謝謝您這段日子的教導!上帝與您同在。 我的回應: thank you for kind and honest words. 我有很多缺點,也傷過一些人的心。但是 沒有對不起任何學生! 你往高處爬,是對的。認真說,有空,先印出我的一些網誌。將來被問到,為何要轉學,你就出示說明: 「不是你配不上文藻,是文藻配不上你」 學生: 如果順利轉學 我一定會將您的網址印出來交給學校 讓他們知道為何我會這樣選擇轉學的! 教授再次謝謝您的教導! 我的回應: i am happy to have you guys as my last group at WZU. keep in touch. (added on Jam 7, 2016) 信不信由你! 我還是要說。 陸續收到學生來信,學生表示相挺,但又怕被誅連清算。(怪哉! 現在,繳學費的最大,不是嗎? 正常的老師反而是弱勢) 解聘的舊事重提,我免不了難過一會兒;見到學生的害怕,更心酸。放心!我不是那位假面「包青天」老師 (for details, see my blogs),我不會公開信件、更不會用學生力量來打我自己的仗。過去沒有、現在與未來更不會。上主自有祂的安排。

See you guys in court

【事情到此地步,日子還是要過,也要譲自己再站起來。我不是您,無法深入體會您的難過,但朋友還是朋友,不會在此刻就變成陌生人,関心您是真的。求天主賜給您一顆平靜的心面對這一切挑戰。】 以上是昨晚收到的簡訊。我一直沒倒下,只是現在穿上盾甲、點燃怒火。很好笑,妳殺了人,還有膽出席告別式,說:“慶幸你終於解脫痛苦,在天國好好休息吧。” How can you sleep well at night? 我在天堂之日,不會見到妳們。咱們見面,應該是在法庭。 Until then, I shall be counting days gracefully.